堆文地。轨迹主,偶尔间杂有其他。

片段

不打tag了,主要目的测试lofter 敏感词尺度,以及说了挺久的那谁和谁。

私设众多,那谁往OOC路上一路奔腾不复返。背景比较大程度参考《巨人的陨落》。

误打误撞进入的各位注意避雷,一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请立即小红叉,作者双手合十感谢你~



 “这位先生,在把我们送上战场之前,总该让我们决定究竟要不要去送死吧?”

          “你们?”

      “是,身为女性除非极端情况,不可能被征兵役。而即使我是男性,相信以我家的上下运作,逃一个兵役绝不是难事。但是,刚刚坐在酒馆和你一起喝酒的那些人,对你们来说面目模糊的那些人,他们才是被征兵的主体。你不会知道家中一个壮劳力——很多时候都是唯一的壮劳力,一旦被征调,剩下的妻子儿女该用什么手段谋生。不要和我说现在女性也可去工厂劳作吧,现在帝都默认女性工酬仅是同等条件下男性工酬的一半,理由不外乎是女性工作效率比男性低——就连计件工作的工酬也如此,简直可笑。”

     “这位小姐,我想纠正您刚才说的几个说法:首先,我自认为对帝都平民的了解并不比你少多少。当然,对某些特定场合的人,可能你的确了解得比我多,但在其他地方,请不要把我想象成不知晓平民生活的贵族,或者和与你有血缘关系的那批商界权贵。对于这方面的知识,我自认为不需要您的教育。其次,据我所知,至少五年前,帝都就出台了对于被征服役的家庭,亲属可以每个月获得一定数量的基本物资和补助,大体可以与一个壮劳力的每月收入相当。如果一个家庭有两位或以上人士服役,获得的补助将更多。当然我不否认由于腐败官员的存在,这批物资和补助并不是每个符合条件的家庭都可以拿到足额;而在帝都之外,由于各个州的高度自治,这项政策远不是全国通行。但我们不可否认这是未来风行的方向,据我所知,即使是在几个贵族州的属地,如果需要征调平民作为领邦军的补充,也可以拿到补贴。”

     “但为什么战争这种会卷入所有帝国人的大事,并不由全体成年帝国公民决定?无论你说什么,都不可否认,真正上战场拼杀的军人,几乎七成是平民。而如果只考虑到中尉以下军衔的军人,几乎九成是平民。为了和他们完全无关的上位者们的决定,就让他们茫然无知地去送死,这不是残酷和残忍,这是谋杀。”

     “我不否认你在某种程度切中了要点。但上位者们的考量自有其出发点——我并不是为‘谋杀’这个行为本身正名,事实上,我从不否认我的职业本质就是杀人。我只是想提醒你,战争是巨大的国家机器在做过综合考量下做出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带来的结果非常复杂,固然有不可避免的牺牲,但也会在某些方面带来裨益。比如说六年前和共和国在克州的战争就让我国在与军事相关的各大行业收益颇深,包括你们家也一举借此机会成为帝国运输业龙头老大,至今地位无人可撼动。既然你那时才十三岁,我想在那时肯定也从家中拿钱的吧?当然我并不是说从中得利的人就无权置喙战争的选择,但我只是想请你目光稍微放远一些——这对你来说并不难。转移国内经济和就业压力、刺激相关产业发展以及带动相关就业等等,这些考量角度或许你囿于个人立场无法顾虑太多,但却是你嘴上的‘上位者们’需要考虑的。另外为避免误会,我还是先说一下,个人觉得六年前和共和国在克州的战争并无多大意义,事后我去过克州,结论为我们想要的东西完全不必通过战争。战争的确牵动方方面面,需要考量很多东西,但你确定,把选择权放给那些并无接受过太多教育的平民,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什么叫正确的选择呢?是不是一定要和上位者们想法一致才是正确的选择?是不是一定要深明大义到懂得为了某个东西牺牲自我放弃生命才是正确的选择?我们的声音,他们的声音,那么多人的声音,为什么视而不见?是,没错,我们的选择的确无法确保客观理智准确无误,但上位者的选择呢?上位者也曾做出了很多错误的选择,那他们为什么就不曾付出多少代价?为什么做出错误之后,他们依旧是上位者?他们的利益是利益,代表着他们的利益的国家利益也是利益,那我们的利益呢?那么多被视为面目模糊的人们的利益呢?他们在你们眼里或许教育不够、修养不足、言行鄙陋、不登大雅之堂,但凭什么,他们就被无视?人从来就不是完美的,为什么不能由更多数的人来决定自己的生死?为什么要眼睁睁看着,那些和自己云泥之别的人,把自己和亲人,送上战场?”



评论
热度 ( 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