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地。轨迹主,偶尔间杂有其他。

Those Were The Days——《唐顿庄园》第五季Repo(?)

    唐家屯这部剧,也不算是心心念追的一部剧,差不多从开播第三季还是第二季的时候补了第一季,然后慢悠悠地在人人上拖下来,也不急着追或看,有空的时候看那么一两集。今年年初的时候想到似乎第四季连带圣诞特辑应该出全了,于是出于惯性也拖下来看。结果第四季整个就是一过渡季的架势,要不是下半年忽然想起来第五季开播了,说不定这部剧被我弃了也有可能。

       这一季开头的时间线推到1924年,旧时楼上楼下仆从众多的日子渐渐滑入尾声,剧中多次提到贵族们的宅邸经常找不到足够的人手,工厂和商店成为更多人就业的选择。同时此年为英国工党首次执政,以Grantham伯爵和Lady Mary观感来说,自然不会给予太多认同,而小厨娘Daisy则简直被此深深激励,以致在本季末尾工党首次执政即将结束时,非常沮丧。以我个人观感,本季几乎每一集都有新旧理念各种碰撞,程度似比之前几季更明显。(某种程度上挺“神烦”的Miss Bunting对此颇有贡献)毕竟连Lady Mary都大胆到婚前”have a try”,风气的改变程度也算是相当可观。(当然Lady Mary本身也不是循规蹈矩的类型)Lady Mary所说的理由也很有说服力,她已清楚知道未来的婚姻家庭生活绝不会如自己祖父母般簇拥着众多仆人,如果互相有什么不同意见分歧等等,也有足够缓冲空间,甚至完全不知道也有可能——毕竟房子也足够大,真想躲着的话总有办法;相对更小的房子更少的仆从使家庭间关系紧密密切,分歧也更容易显现——毕竟在“一战”之后,能负担得起贵族大宅邸的家族已经是越来越少了。

       “一战”对西方的消耗相当大,仅英国本土死亡人数将近100万,以英国本土人数计算的话,英国当时每不到50人就有一人死于“一战”。[1] 可以合理推论,若以平均数推算的话,当时每个活下来的英国人,多半都至少有一个认识的人死于“一战”。战争余波直到本季1924年在村中建立纪念碑都还清晰可见。战后众多庄园城堡风雨飘摇,唐顿万幸又一次拿到一笔钱,以及在Matthew和后来三女婿加入管理后,维持得比其他庄园相比还不错。而到了本季时,Grantham伯爵已几次感叹时代变迁——比如国王的演讲也上了广播,时代洪流滚滚向前,伯爵已然成为活在旧时代中的人。如果再想到若是伯爵身体强健看到“二战”爆发,简直心怀不忍。毕竟那时惨烈程度远超“一战”:丘吉尔为保密牺牲的考文垂、伦敦在40年和41年被炸超过70多个昼夜,尽管41年10月后德国放弃入侵英国本土作战计划,但仅时隔二三十来年,英国再次遭受约45万人的死亡。而即使时间线不会推进得那么快,大萧条就在眼前,29年9月美国股票市场崩溃,此后经济危机几乎蔓延到将近全部西方国家。唐顿的各位虽不至于愁吃穿,但大萧条对其生活影响及其应对或许也可值得一看。

       本季三女婿打算圣诞后为移居美国做准备,相比“旧欧洲”美国或许能给小Sybil提供更多可能性。当然三女婿究竟会不会移居美国还待本季圣诞特辑揭晓——留个悬念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三女婿能熬过大萧条和“二战”,或可大展一番鸿图。美国的故事虽然多半不会出现在唐顿主体剧情中,但一星半点以演员闲话或是书信形式透露,也许多半会发生。再想到小Sybil 19岁时“二战”欧洲战场爆发(虽然估计时间线不会推到那么远,但也不妨碍我作为观众做一番大胆设想),于是女承母业当护士或许也有不小可能性;21岁时美国正式参战,25岁时美国在日本扔下两颗原子弹日本投降“二战”结束。如果她此后一直生活在美国,她将见证冷战与民权运动——若以父母遗传看来,相当有可能积极投身于后者。当然此时民权运动主要以美国黑人争取各项权利为主,“小”Sybil对跨越种族的民权运动抱何看法也值得期待。

       三女婿从第二季至今的转变很有意味。从第二季里“激进”地(或许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激进”,但无疑是在Miss Bunting之前最激进的)支持爱尔兰独立,到Sybil死后为唐顿发展筹划,再到对Miss Bunting先接近再分开,因为Sybil走近了Crawley一家,虽然最终发现始终不能成为他们的一员,但他的观点较此之前已发生了很大变化。虽然我想现实中多年前的英国贵族多半不能接受司机女婿,但剧中以此为契机发掘两个阶级互相理解打破stereotype的观念很得我心。本季Daisy大为活跃,从努力学习到为Miss Bunting说话还有参观博物馆后对伦敦一心向往,其中体现的心态太像年代剧里义愤填膺的学生。固然努力学习终会有回报,然而我却有些好奇Daisy现在究竟多大,以及她对伦敦的向往太像没见过多少市面的小丫头羡慕繁华城市,最终被骗的故事(当然以唐顿编剧如此正的三观,即使过程曲折最终总会有个好结局的)。或许还是希望Daisy莫失初心,不要有一天为自己的出身感到羞愧——毕竟一旦沦落到这种心境的话,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的。

       对贵族们来说,“一战”前的时光属于Those Were The Days的故事,对于英国本身来说也大抵如此。“一战”后至29年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工业国是当时世界格局重大变化之一,世界的银行家和工场转移到大西洋对岸。日不落帝国的殖民体系在“一战”后被削弱,“二战”后不到40年时间里,从46年约旦47年印度独立开始,到84年文莱独立,英国再不是日不落帝国。以致伦敦奥运期间有人P了张女王心塞表情配上Viva La Vida的歌词。现如今美英关系或许仍很重要,但双方谁做主导不言而喻。

       此外,本剧中老夫人与旧时相好俄国亲王相遇,回忆那几十年前的旧时光也实在是一曲旧时代的挽歌。更何况十月革命后沙皇幸存的相关人士大半流离失所,在唐顿庄园中看到的那些旧物唤起的回忆或可略作抚慰,只是多半那些人已是再不能回到故乡了。

       蛋糕在《深蓝之境》中有这样的描述,“时代的铁轮磅礴如自然灾害是不可抗力,而任何对抗的妄想都会被炮轰至渣”。5年后的1929年,英国工党第二次执政,此次执政时长为两年,依旧为少数派政府执政。而到“二战”后1945-1951年,1964-1970年及1974-1979年工党长期执政,在此期间推行的政策使英国逐渐走上福利国家的道路。同时Daisy和Miss Bunting将逐渐步入主流。另一方面,从39年开始英国遗产税上升到60%,到48年,针对价值超过100万英镑的遗产税,税率高达75%。也即Matthew和Mary的儿子若要成为继承人,将面临巨额遗产税的问题,最终Crawley一家人会否不得不走出唐顿庄园,也未可知。如果想到现实中唐顿庄园的取景地是继承人为了维持巨额的维护费用所以出借给影视剧拍摄,那Crawley一家往昔荣光的褪色将注定会发生。时代潮流不可违逆,只是作为观众和导演编剧,大可想象一番旧时光的温情脉脉,毕竟” We are only the caretakers of Downton. We mustn't destroy what we are trying to protect ”此番担当和承诺在现如今并不算俯拾皆是。


[1] 根据维基百科“第一次世界大战各国伤亡统计”中英国死亡人数和死亡人数占人口比例估算。链接:http://zh.wikipedia.org/wiki/第一次世界大战各国伤亡统计


评论
热度 ( 3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