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文地。轨迹主,偶尔间杂有其他。

几个段子(艾玛&薇塔,艾玛X黎恩(?

被某人删文提醒,闪3既然快出来了,当初想写的二姐艾玛黎恩就算想填,大概也要改动很大,当然伤筋动骨程度应该不会有当年750那么惨(?…… 以及下半年三次元即将开始忙季,填坑这事即使有一丝渺茫希望,也基本上可归为遥遥无期了。

不过翻一下印象笔记上存档,至少当初看到F社那张台历时自己的一个段子还挺喜欢,以及再早以前看了一部科普片开了某个二姐脑洞也挺喜欢(是的我的脑洞产生就是那么奇怪)。另外其他几个是七零八落跳出的脑洞,没啥逻辑可言。翻出来坐等F社打脸(事到如今打不打脸无所谓了,最后塞姆利亚大陆因为一颗陨石全灭我都随便他们.jpg(至于花不花钱另说)

废话那么多,下面放段子。最后一个大概算是有CP意味(?,避雷注意。

---------------------------------------------------------------------------------------------------

I.

如果后来有人告诉薇塔,所谓的“开始”起始于一个梦境而已,帝国“苍之歌姬”会笑眯眯地说听上去是个不错的新的故事题材,导播蜜斯缇则会眨一眨眼睛然后说欢迎听众把自己的故事写出来投稿,幸运观众会得到由蜜斯缇亲手准备的特别奖品哦~而身为结社第二柱则明白,此种小事简直不值一提,投身结社的理由多种多样,或为千百年的执念或为单纯的报仇抑或只是纯粹的无聊,因为一个梦境而“开始”,听上去既软弱无力又动机可疑。好在解释动机这种事只对盟主有义务——其他同僚之间也偶尔可作为闲聊话题之一,但倘若不愿回答也无多大妨碍,毕竟结社内部一大特点就是自由程度相当地高,她也不否认最终放弃其他相对轻松的地方选了这里,一大原因就是几乎没什么人管她。以及当然,“很有趣呀”,紫罗兰色的眼睛弯了一弯,从起初到后来就这么回答加入结社的理由。

  其实后来她也怀疑所谓真正的理由与“开始”是否出于幻觉,但多年前她的确相信那就是真实——被层层遮蔽的真实因为某种自己尚无法理解的原因向她露出冰山一角,在被警告训诫之后依旧相信自己才是正确,最终背叛了养育自己的地方。据说每个魔女出生时,都会有族中长老辈中的一人替她们占卜命运,她好奇自己的离经叛道是否在那时就已显现。如果是,那她又为何被作为族中最有天赋的魔女被抚养长大。如果不是,那所谓命运的提示也不过如此。又或者一切又可被归结为女神——或者其他神祗——又或者其他什么冥冥中的安排。她都能想象自己离开之后,最年老德高望重的长老叹息,“命运的安排”。

但命运这种东西,既然无法逃离,那不去理会就好——这是薇塔·克洛提德的人生格言——如果每人都必须要有这种东西的话,她多半会选这作为上半句,然后下半句是“所以来享受人生吧 ♥”

II.

“我要去找她”,梳着毛毛糙麻花辫的小女孩努力在一群在她看来年老得不知究竟年龄几何的长老面前抬起头,直视她们苍老的眼眸,背脊挺直如最挺拔的青松。然而紧握的双手止不住颤抖,连带声音也是勉力维持平静——怎么去找,连那些最年长的长老们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就算以前她可以轻易找到喜欢和人捉迷藏的薇塔,那也不过是薇塔让她找到的。几天前薇塔就在艾玛面前展示了一个法术,即使就站在她面前,她也完全感知不到她的存在。“姐姐,我要多久才能学这个呢?”薇塔紫罗兰色的眼睛弯了一弯,食指放在她的唇上,“就等你生日那天好不好?不要告诉长老,到时候我来教你~”然而离她生日还有整整两次满月,薇塔就离开了。

晚上做噩梦的时候再不能偷偷溜进薇塔的床,早上醒来也再不会有人替她编麻花辫——她不是不会梳辫子,但薇塔编的辫子就是比她的好看。薇塔做什么事情都比她强。她无数次地想,什么时候自己能和姐姐一样呢,是不是等长大之后就可以了呢。但姐姐在她长大之前就离开了这里,而那时她也不知何时再会相见。

从薇塔离开那天起她断断续续地做着不同的梦,陌生的场所参杂着熟悉的地点,姐姐在其中和不同的陌生人谈话说笑。最后一次她梦见广阔幽深的苍蓝色海域,皎洁无暇的月光,薇塔长裙翩跹在水中如同传说中的美人鱼,随后海水分开露出不知名的巨大装置。她要到后来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也要到更后来才知道她还是可以再见到她的。在这之后在那之前的很多个夜晚,她会想起,我在这里,而你在哪里。

III.

要到几年后才多少体谅了魔女眷属的选择的。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一样如蒙感召般获知被隐藏的“真相”,也不是所有人能和她一样足够强大,令长老们愿意把赌注押在自己一方。无可避免的纷争循环往复,损耗的是魔女一族自身。选出一个被放弃的对象,尽最大可能保全剩余,属于无可奈何情境下理性的选择。此类事不独限于魔女一族,相似事迹俯拾皆是。如果真有神祗,也许魔女一族从一开始便是平衡两方“巨硕之力”的棋子,从初始就背负了被牺牲的属性,至于其中原因大概早已湮没在时间洪流中。

或许神祇不曾听人言。

 但她看得见。

IV.

“就像千年前的星图无法昭示千年后的命运一样,神迹隐没,时空失序又重新归位,新秩序已然建立。魔女之族既是旧历史的见证者与引导者,新版图中已无可供其栖身的位置。历史会成传说,传说会成故事。所有机制都被打破,只有无法长久延续的记忆似暗示着唯有遗忘机制断续留存,且不分彼此。”

V.

这一刻是旅途的终点,是后面一切的起点。历史的机制从此时开始迈向了终焉。红日挣脱连日乌云的束缚,跃出了远方的海天一线,她和他迎向朝霞,十指交握住对方的手。

未来不会再有魔女,不会再有骑神,她和他的祖先曾经做出了选择,在时光翻转了无数个篇章之后,由个别人承担的纷争和牺牲将不必再存在。此时心有畏惧也知前路必将艰难卓绝,但勇气和畏惧本就可相互依存。

以后或许会更好或许不一定会更好。但这是她和他的选择和答案。

最终她不会是魔女,他不会是启动者,在一切身份都消绝的之前和之后,她会听到他说,

“艾玛,欢迎回家。”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